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

2020-04-21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作者:雷颐;来源:雷颐博客【字号】在某种程度上说,历史学就是“填空”、“猜谜”,因为每个时代、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“禁忌”,只是有的时代、社会禁忌多一些,有的时代、社会禁忌少一些。 如果“空白多”,为这个时代“填空”的“史家”自然“有幸”。 《经济观察报》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,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。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,特将此信贴出。

  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你好!真没想到,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(或倒流),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,非常惊讶,更感高兴。

   你说,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,因为我们这个时代,前后一百多年,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,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,有时惊心动魄,有时拍案叫绝。

   我知道,作为历史研究对象,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、最有趣、最吸引人、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,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,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。

   中国有句老话,乱离人,不及太平犬。

   所以,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,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,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代。 另外,你来信还说,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,发现存在大量空白,提到一些人与事,总是欲言又止,隐晦不清。 所以,你感谢说,正因为此,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,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、天天猜谜,乐此不疲,因此,史学空前繁荣。 所言甚是。 在某种程度上说,历史学就是填空、猜谜,因为每个时代、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禁忌,只是有的时代、社会禁忌多一些,有的时代、社会禁忌少一些。 如果空白多,为这个时代填空的史家自然有幸。

   可惜,现在技术手段有限,我还看不到四百年后、也就是你们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的信。

   但从你来信所详述你们的生活状况来看,我想他们一定会抱怨说,研究你们这个时代太枯燥无味。

   风清月白,岁月静好,太平无事,每天就是上班下班,平平安安,平平常常,平平淡淡,最多是几年一次不痛不痒的投票。

   只有个人家庭的喜怒哀乐,没有社会的大起大落,大喜大悲。

   作为历史学家,他们更抱怨说,你们的社会、时代禁忌太少,可说百无禁忌,留给他们的填空、猜谜极少,结果他们都快失业了。

   我想,他们的抱怨正因为你们的幸福。

   所以,请理解他们的抱怨吧。 祝好!雷颐公元2010年12月6日,于中国北京(责任编辑:肖静)相关专题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2020六开彩开奖记录_白小姐四不像的图_118论坛资料手机站 版权所有